来日方长

Nice to meet you.

哑言

好吧,当日落下,长庚星伴月升起,黄昏的余晖指染了宝蓝的天穹。

写了两年夕阳西下,我支透了我可笑的词汇库存,用烂了我所有的贫乏的修辞,当每一次描写垒成泛泛而陈。

我转过头去。

也只是如此,心知肚明,身侧不会有那样的人。

《乐途》-2

@青喻🐟 

  我能听见阳光滴落在叶面上声音,接着“咚”一声,滚落到欣欣向荣的白色草地上摔成万片金光。
  
  乌鸦的友善让我知道这里叫夜海。印象里灰蓝该是这片森林的主导色,它们的枝干皆是玉青的,愈接近地面愈是显得莹白,贴着土地撒开了放肆的无名野草生成了一番白茫茫的模样。

  而初晨,那是崭新的,不同的,别具一格的景观了。
  
一切都退去了色彩,只剩下干净的纯白余给朝霞挥霍。叶片筛去了艳阳的温度,只将绚烂的日光抖下来,喷漆一般的迅速将草地染上灰蓝,接下来随着日轮朝着天顶滚去,草地上深浅不一的颜色会慢慢爬上灌木丛和木本科的枝丫,日轮再从天顶慢慢朝西滚动着,枝节上美好的灰蓝渐渐染上了叶片。直到这轮白日触到了远方山头,这一霎时,失去了光的定义。可你却明明白白的能看清楚,夜海的风吹草动。

  这样似瞎不瞎的奇妙观查体验持续并不长,十分钟以内必然再现光明与现实。落日惨红的光灼烧着整片夜海,这的每一株生命都在漫上暮光后焦成鸦黑。当黑漆漆的夜空为森林盖上幕布,空间没了缝隙,万籁皆将困在迷惘的黑里。

  乌鸦告诉我,务必要在日落前抵达。可阳光已经开始消散,我却还是没有看到森林的终点。

  我惶恐的站在原地,听着四周的虫鸣:

  “哦看哪这里有个迷途的旅人

  他为什么要踏上这段征程

  这条路可不是这么好走

  历来的人都化作白骨森森

  太阳快落山啦可怜的人

  幽魂在此处缭绕,缭绕

  它们将令他痛不欲生。”

  “请告诉我该怎么办?”我出声询问。

  “用铅铸的羽毛。”“用铅铸的羽毛。”

  “它能带着你飞往任何地方。”它们齐声回答,声音在森林中盘旋缭绕。

  这里有一只这样的鸟

  它美若凤凰

  衔着冬日的阳光

  那是铅铸的羽毛

  铅铸的羽毛。

  ——真的有这样的鸟吗?我不知道,但我想我得去找找看,为了我这仅有一次的生命,也为了勇者的名号。



-tbc-
感谢阅读
  

《乐 途》-01

@青喻🐟 的架空游记探险类合作原创=D
没有讨论过人物,不曾探讨过情节,不能相互推敲发展。
是一篇完全依靠作者个人理解和想法发展下去的历险故事。
⚠️第一视角预警



  “无声的火,喧闹的旗。

  有来者,拎着虔诚的天秤,朝哪边倒,朝哪边倒。

  路森森,新月坠入星河里。

  当上帝闭上了眼睛。

  当黎明哭诉起不幸。

  谁割舍下善良,藏在地底。”

  

  大地浮起微光,勇者从这一头启程。

  “你唱了很多次。”我站在教授身侧,等他结束星芒下的低吟。他双目似一泊镜湖,于夜色中熠熠生辉。
  而这双难忘的眼睛眯了眯,对我敞开一个笑:“这是不该忘的,我总希望它能列于我记忆的最前沿。”

  接下来我们相对而坐,我等着一个来自远方的故事,而教授则是这份故事的拥有者。我每天总能听上一个,或许是雪山顶承接天地的湖,忘却了是非要人到天上去活,于是便以云丛为山林,银河来行路,星迹作河道,舀起一瓢月光,倒进门口灯罐里,就光芒万丈。或许是滚起烟尘的戈壁大漠,地底下生出耸立云端的神木,若袅袅炊烟晃了晃身,密匝匝的叶片间就撒下雨露,几日簌簌竟能闹起洪灾。

  他每谈一场远行,我都能看见愈渐愈渺茫的亮光。

  故事很长,因为它有始无终。

  无论怎样动人的词藻也搭不起一程山水,接过一把钝了的长剑——纵使我如何费劲全力也无法抡起一圈,朝着无名的地方迈出一步。

  “用铅铸的羽毛。”


  初阳朝着西方投下第一缕光辉,我也不推让的收下了清晨的暖意。直到踏前十五步,打在我身上的明亮以足够窜起焰火。



  很久很久以前,我从森林的尽头启程。

  我喜欢游历,喜欢一切刺激的冒险。我想我喜欢从旁观者的角度看人间的悲欢离合——这也许是个不太受人待见的爱好。

  乌鸦在枝头唱着古老的歌,而溪水在为它伴奏。阳光透过树叶撒在我的脸上,晕开层层金色,我抬头问乌鸦:你知道怎么去森林那头吗?

  乌鸦唱道:

  “那遥远的彼方是我不及的故乡

  你往东走

  森林会为你领航

  当树叶镀上清晨的阳光

  你便出发

  务必要在日落前抵达。”

  我谢过乌鸦,往东方走去。

  

  
-tbc-
这是我第一次与别人合作,也许有不少个人理解误区。可我同青喻虽然不大熟识,但因为这个小小的企划推动了极大的印象发展。
如果您有值得我听取的意见,将很荣幸在评论或小窗看见用心的读者。
以上,感谢阅读。
小红心和小蓝手是您对我最好的鼓励与支持=)

|华福|震惊,著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居然有这种爱好!(下)

 标题党,是根据原著设定和一首歌写的。
⚠️第一视角预警,含私设人物预警。

人物介绍:Eris 报社八卦记者 曾多次闯入221b试图写点不为人知的事情,两位宿主秉着没什么好写的心情逐渐将他当作来做客的朋友。

从日头开始铺垫的阴霾在傍晚终于有了结果,几滴雨水在窗上敲出鼓点,随着节奏愈来愈紧促,终于唤醒了同John愈聊愈欢的Eris。在此顺带一提,他清晨赶着将要驶去的火车,正午满载着欢愉回到伦敦,第一时间赶来221B可没从家里顺把伞。
  “Damn it...很高兴与你交谈Dr Watson,今天就到这了。”他咒骂着快速起身,却有礼貌的回头与我们道别,“我得赶在被淋透前回到家去,否则下一次在你们面前套话的可能就会是一位上呼吸道感染患者。”
  “祝福你的仕途,Eris.”在道别之际我突兀的如此言语。

  ......

  没有案子的礼拜日无比无聊,很庆幸是它即将结束了。
  我放弃了背诵作曲家生平的方式麻痹思维,将思绪转移到窗外连绵不断的阴雨,街道上暖黄的路灯灯光在雨的肆意冲刷下化成黏糊糊的一团,缓缓滴落在路面上,诡异的闪闪发光。
  诡异的灯光,还有趁着雨声喧闹跃跃欲试的感情。
  
  “Doctor I want you.”
  “sorry,what?我希望你不要拿我打趣...”

  他打断了我有些滑稽的歌唱,但我揣着这份微妙的感受继续低吟。

  “Mmm,my Doctor Wanna Do,
  I can’t get over you.
  Dr. Do anything that ya Wanna Do,
  Doctor I want you,
  Mmm, my Doctor Wanna Do,
  I can‘t get over you.
  Dr.Do anything that ya Wanna Do. ”

  坏消息是雨有下到天明的意思。


-end-
歌词来自《Dr. Wanna Do》
感谢阅读!
投来渴望小红心小蓝手的目光

|华福|震惊,著名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居然有这种爱好!(上)

  标题党,是根据原著设定和一首歌写的。
⚠️第一视角预警,含私设人物预警。


人设介绍:Eris 报社八卦记者 曾多次闯入221b试图写点不为人知的事情,两位宿主秉着没什么好写的心情逐渐将他当作来做客的朋友。



  “Hey!我们妥协过,不谈案子。这是我的‘生意’!”
  正讲上话头,急促的脚步声便协奏着木楼梯的吱呀作响打断了我。Eris显然感到失望,将目光投向我,而我也只能撅起嘴耸耸肩意表无能为力。

  我的同居人对于在恰到好处的时机打断我对心理变态的人体脏器艺术家的探讨这件事十分满意,往面包机里塞入两片吐司,转身查看失去一个人头的冰箱取出果酱,甚至没有向我抗议边上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肺部,该死的好心情令人咂舌。
  “记者,既然你想知道点什么,来听听看Sherlock对音乐的看法吧,相当有趣。”
  他终于给予了Eris一点怜悯,而我几乎是翻了个白眼。
  “Come on...他总是否定我对音乐的看法。上一回我们欣赏了一场音乐会,回来时他听我高谈阔论了一路,最后到了门口,他竟然笑着说‘Oh...Sherlock,你的发言令人震惊,但很可惜我一句也不会赞同’”。

  John对我新添置的爱好感到匪夷所思。
  拜托,感谢我为无聊生活植入的枯燥兴趣吧,让厨房整洁了多少,Mr Hudson都要感动涕零了。

  ......
  
  “它们的确很美妙,可你应当听听看Sherlock的评价,会颠覆你所知人类这么多年来对音乐的看法。”
  他为我倒了杯咖啡,扭头却拿这事当笑料。Eris明显感到有趣,瞧瞧他,钢笔在笔记本上翩飞。派克45...哦,poor man...使用时间至少三年,你刚入职的时候开始用的?



-tbc-
感谢阅读(^_−)−☆
投来渴望小红心小蓝手的目光(...

黑猫

#注意⚠️:不是兽化不是兽化不是兽化!重依旧说三,是和别人谈养宠物的时候冒出的想法而已!
#无文体无文笔无脑,三无产品。
#失踪人口回归,依旧求小红心大拇指,谢谢阅读!




[17:51:03]
我有只黑猫,它漂亮的浅色眼睛即使在金光闪闪的午后也漾不起人们所爱的温情,蓝绿交杂的虹膜充满了无机质的美感。
完全出于私心,我给它取名叫Sherlock。
它乐于居高临下,虽说它也不是不往地板上挪,可在窗台茶几,沙发靠背上见到它的次数可多得多。
我喜欢没事叫叫它,它似乎也明白伺候自己的人类有这么个破毛病。除非我的语调听上去像是有事了,还是挺大的事儿,这才会屈尊降贵的迈着轻盈的步子循声寻来。
还挺聪明。

如往常一样,在我倦于文海辞藻的美妙绝伦,合上厚重的书卷古籍,抬眼时阳光下飞扬的灰尘也寥寥无几,沉默的房子终于哭诉起冷清。下午亲切的暖阳逐渐褪去了热情,夜色融进她的嗓子,孤僻的歌声闯入法律上属于我的地方,没有荒郊野草的地方,可恐惧丛生忧郁并起。
“Sherlock?”
我本该哑然失声,可我开口了。
它没应声,只扭过头看着我,冷清清的目光里似乎写着“People is boring.”
这性冷淡的表情给我看的一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猫终于成精了。
一时满心惝恍,无根据的去了散了。
是否这份不硌人的生疏也挺让人安心。



-end
不知道,也许是tbc
再一次,感谢阅读,小红心是你对我最大的鼓励=)!

【王叶】市集

☆爆短糖屑

——巨短预警——







“杰希大大一清早赶哪儿呢?”

身侧一个人打着趣问。




王杰希偏了偏头看过去,正巧被人吐出的烟圈糊了个正着。“买菜。”终于在缭绕中认出来人,就摆正模样,刻意的一板一眼回答。

伸来一只顶好看的手,将环保袋撑开一个小小的缝,手的主人倾了身子,把目光往里头塞。

“嗬,那么营养。”挤在环保袋中的目光被手的主人收回来,放在王杰希身上转悠,“养媳妇呢?”


似是被那人的话撩到,这堂堂魔术师眉梢一跳。

“谁吃养谁。”





END
……依旧是求小红心和大拇指🙏🏻

首先,四天前手机宣布抢救无效,死亡了。这个账号密码又忘了,就拿小号悄悄看看,想回复评论又不知道怎么说,抱歉_(:qゝ∠)_……

接着,对这个文风我是非常不自信的,毕竟我只写过作文啊……王杰希这个人物在我眼中还是很神秘,我的能力恐怕很难写好他,所以,十分需要您的建议和包涵(´∩`。)

最后,非常短小……自己都不忍直视………………谢谢观看🏻(❁´︶`❁)

(我看到评论说想看王杰希直播(闭嘴

【王叶】好你个王杰希

☆Bug有,私设有
☆犯神经病
☆闭眼瞎写文
☆第一次使用这种文体请多包含🙏🏻🙏




王杰希是个美妆博主。

他父母不知道,国家队也不知道。

有一天王杰希和喻文州去叶领队的单人卧室做战术演示,王杰希盯着电脑桌上的护手霜直皱眉,待叶修讲完后他立刻爆了400+的APM拿起那长的很三无的手霜,从是否适合皮肤到成分说的振振有词。

听懵了叶修,看懵了喻文州。

所以王杰希是美妆博主的事被这俩心脏知道了。

世邀赛打到半程,中国队发挥一直很出色。

电竞局看着这群又有实力又有颜的职业选手,蠢蠢欲动。


八进四完美结束,中国队将荣耀与胜利收入囊中,来不及庆祝就接到通告。

要拍半决赛的宣传片。

好你个电竞局,压榨价值,是不是嫉妒周泽楷太好看。

于是小假期开始后,国家队就忙了起来。

在一个大棚里,试妆做发型。

气氛活跃,和谐美好。

除了那个叶修,做完发型随即拍案而起要王杰希给他化妆。

听傻了国家队的,也听傻了做造型的。

哪个王杰希???

而喻文州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结果微草那个大小眼的王杰希真的跑回房间揣了个随身化妆包过来。


讲真的,王杰希妆画的不一般好,彩妆日常样样行。

职业选手手很稳,还快,加上王杰希轻车熟路,成果连在场专业的看了都自愧不如。

怕不是个被打游戏耽搁的大佬。

就这样,王杰希是美妆博主的是被全队都知道了。

某一早晨他就看着苏沐橙和楚云秀在门口站着,跃跃欲试,肉眼可见的欲言又止。

这几天叶修的妆面就完全交给王杰希了。

主要原因是叶修说什么也不让别人化,王杰希说什么都不给别人化。

呵呵。

当事人叶修很开心,因为他从王杰希还是个小小小队长时就喜欢他。

当事人王杰希也很开心,因为他从叶修还是个小队长的时候就喜欢他。


有一天王杰希要叶修自己挑口红。

叶修则看着清一色红色犯愣,看不出差别,甚至觉得自己色弱。

他就抬起头盯着王杰希,他说:

“要你嘴上这个颜色。”

王杰希盯着他,不告诉叶修自己今天只抹了唇膏,他说:

“这个没有了。”

叶修看上去有些失落,他说:

“好吧。”

接着继续与红色僵持,试图找个类似的。

站着的人忽然叫他,他说:

“叶修,看我。”

坐着的人想都没想就抬起头把目光递过去。

与目光交换的,是唇瓣上温暖的接触。

叶修的眼睛滴溜溜就瞪大了,紧紧的盯着近在咫尺的,王队长的脸。

王杰希吧眼睛闭上了,叶修从他微微颤抖的睫毛上,嗅出了点孤注一掷的味道。

不自觉的,双手就抬起来,覆在王杰希蛮宽的肩膀上。

指甲修剪的平平整整干干净净的手指,指腹在脖颈处轻轻的摩挲。

一个似乎只是接触的吻结束了。

王杰希没有睁开眼睛,也没有说话,只是抿着嘴静静等待什么。

叶修先开口了,像是为衔接上刚刚断片的交谈,他说:

“王杰希,我喜欢你。”

一霎静默,接着就是衣物摩擦的声音。

王杰希把眼睛睁开了,眸中可能蓄了泪水,像星光一样亮着。

他双手被人握着,来自最喜爱的人体温的传递。

“我更喜欢你,叶修。”

他单薄的嘴唇恢复着血色,几下张合将心里的大喊叙述出来。


听说最后叶领队的单人卧室改双人的了。

“好你个王杰希,耍完流氓还买无辜。”


END
……想要小红心和大拇指🙏🏻